当前位置:



华南农业大学原校长  骆世明

制度建设是促进绿色农业发展的必由之路。因为农业的生态环境效益在传统市场经济条件下是体现不了的,这就产生了所谓的经济外部性。而经济外部性必须通过财政政策、金融政策,或通过建立绿色农产品市场来扭转。

一、通过制度建设促进绿色农业发展的国际经验

(一)日本“环境保全型农业”

日本实施“环境保全型农业”,配套了以修改后的《食品、农业、农村基本法》为基础的一系列法规,并设定了有机农户认证、特别栽培农产品标识和生态农户认证。经过这样的认证后,政府会提供相应的财政、金融支持政策。

(二)韩国的“环境友好型农业”

韩国在《环境友好型农业育成法》基础上引入标准化概念,将环境友好型农产品分为有机农产品、无农药农产品、低农药农产品3种。

(三)欧盟农业经营者的交叉承诺——农场实现多功能农业的制度设计

交叉承诺就是农民要获得欧盟的支持,必须遵循不污染环境,不虐待牲畜的基本道德。它是实现农业多功能的一种制度。如果农民搞多样化种植,国家还会另外给予补贴。

欧盟在达到交叉承诺之后的基本补贴基础上还会实行绿色补贴。其绿色补贴措施主要有3个:有永久性保护的草地、作物多样性、留出5%以上生态用地。

欧盟的绿色农业制度值得我们借鉴。他们将复杂的法律与技术体系综合成让农业经营者容易把握的行为准则,并制定了完整的执行制度设计方案,还明确了违规惩处的实施细则,可以说可操作性很强。

(四)美国实施的农业最佳管理措施

农业的环境保护措施是因地制宜的,因此美国每个州都有自己的一套体系, 而且补贴水平每年更新一次。其中密西西比州就是农业最佳管理措施实施的典范。它制定了农业最佳管理措施手册,在源头控制、过程控制、末端治理等方面列出了30种具体方法及效果、经济性、政府补贴标准等。

美国的绿色农业制度围绕水系、面对农场、方法多样、措施具体、效益清晰、补贴明确、选择自主、组合灵活,具有诸多可借鉴之处。

二、构建我国绿色农业评估体系

(一)《关于创新体制机制推进农业绿色发展的意见》

该《意见》是中共中央国务院于今年9月发布的文件。文件通过激励约束、政府监管,完善经济制度、法律制度,建立奖惩机制等推进绿色农业发展。文件为我们明确了方向,但是细节有待深化,而且将来的任务也比较艰巨。

(二)我国绿色农业制度建设的目标:面向经营者的《绿色农业行动指南》

将来农业制度的建设应做到因地制宜,让农业经营者人手一本手册,一方面可以综合不同来源的政策法规,方便发现现有政策的漏洞;另一方面便于各地明晰执行。

制度建设应遵循四个原则:一是因地制宜的建议明确的指标体系,二是低成本的监督核查机制,三是有效的激励机制,四是清晰的管理责任关系。

1、绿色农业基本达标认定标准——红色负面清单

达到“六没有”的属于合格:没有重大生态破坏,没有食品安全事故,没有环境污染事故,没有超量使用化肥、农药等,没有资源过量使用,没有不列入到可核查台帐上的农业生产资料投入和农产品产出。

基于此,农业经营主体可以提出申请,基层进行监督与核实,省市进行现场考察评估,最后农业部备案。对于达标的经营主体,授予其绿色农业达标牌匾与证书,产品用绿色农业达标标签,适当奖金奖励。

2、绿色农业建设水平评价标准——绿色行动清单

具备五个方面:资源节约最低比例达30%以上,农业景观布局合理,建立了农业循环体系,开展了农业生物多样性利用,完善了农业农村废弃物处理体系。

基于此,基本达标的经营主体可以申报,基层进行监督投诉核实材料,省市现场考察与评分,最后农业部备案与抽查。对于达标的主体,颁发相应级别的绿色农业牌匾,产品使用相同级别标签,根据绿色行动的成本和效益,按比例给予奖励(补贴)。

3、绿色农业建设(政府)管理水平评价标准——绿色管理清单

政府要做到保护好村落文化,宣传好生态环境和生态农业,搞好地方奖惩制度,有相应的问责机制,而且绿色农业行动蔚然成风。

基于此,基层政府提出申报(大型农业企业可以参照),上级组织第三方抽查,核实与评分,省市与国家根据分数优中取优。对于达标的基层政府,可以命名为省级绿色农业县(市、乡、镇),国家绿色农业省(市、县、乡、镇)。

发展绿色农业要形成一种社会风气,让农业经营者明确了解红灯在哪,绿灯在哪,最终无论走哪条路都会走到绿色发展之路上来,这才是我们的发展思路。

标签:会议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