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驻中国、朝鲜及蒙古国代表 Percy W. Misika:

本次分享将共同讨论未来粮食的产量预测、将要面临的挑战,以及超越技术我们可以做哪些事情等关键性的问题。

本次国际交流会议的举办非常的及时、有效。不仅对中国,对全球而言,本次会议具有很强的相关性。据我们所知,2015年全球预计有90亿,比现在要高很多,也就是说我们要养活90亿的人口,大家可以想像这意味着什么。人口的快速增长主要是来自于发展中国家,而另一个方面城市化依然会继续加快。全球大约有60%的人口会实现城市化,这意味着许多农民会转移到城市,因为城市的收入水平要比在农村高很多。根据前面几位嘉宾的演讲我们知道,许多国家的收入在增加,但是收入差距化仍然在拉大。有的人有很高的收入,可以买自己想买的东西,可以去旅游。而农业,需要瞬势而驱,加快发展,以适应新的趋势。但是如何快速转变农业发展,从传统农业转移到现在的农业,这需要我们所有人寻求解决途径,也要考虑如何让年轻人有动力实现农业的发展。

世界将实现越来越高的城市化,而且城市人口的收入水平越来越高,有很强的消费能力,为了养活这些人口,我们的粮食产量必须增加60%左右,每年谷物的产量需上升30亿吨,而现在仅仅为29亿,每年肉类的产量必须上升到4亿7千万吨。这需要我们采取行动,改变农业的发展方式,实现农业的转变,来保证增加的人口有粮食可以吃,实现农业的可持续发展。

要实现这一点,第一,必须在农业可持续化发展方面增强投资。发展中国家必须要努力增强自己的发展,尤其是在农村,需要通过与企业结合的体制来对所有的领域进行投资,帮助这些农民。第二,提升促进技术的转变,提高生产率。第三提供获得国际贸易、市场转入的途径,给农民足够的支持和保证。

技术是农业可持续发展以及粮食安全的一个关键因素。随着人口的增长,未来对于粮食的需求将更大,而我们只有20%的农田的增加。包括中国、日本,将来几乎所有的粮食产量的增加,都应该是以技术上的转变为基础,从而带来更多的粮食产量。

在谷物方面,60年代为3%,在2000年增长1.0%,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就是如何利用技术扭转产业的下降,根据在全球范围内所建立的一些方式和方法,以更为有效的方式带来粮食产量的增加。我们面临的另外一个挑战是气候变化。气候变化会对农业产量产生重要的影响,根据我们政府的一些观点及预测,在IBCC的范畴之内,气候变化会减少2%粮食产量。也就是说全球的粮食产量将会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形成产量下降。这些下降将会出现在一些容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地区当中,比如说拉丁美洲、美洲、亚洲等等,有的高达14%,这些贫困的国家还会出现最大的人口增长。除此之外,一些极端的天气,比如干旱或者是洪水,也会给脆弱的农业生产带来更大的打击。还有生物燃料持续需求,也会在全球范围内对农业生产产生不良的影响。我们需要研发一些新的技术,来解决不断出现的水缺乏的矛盾和危机。另外,土壤的退化和资源的退化也是我们面临的危机,只有通过一些新的技术,新的手段,推动科学技术的发展,我们才能确保已存在的这些技术可以很好的得到应用。确保我们现在的技术,真正的用到了那些缺乏资源的地区,而不是用到了其他地方。

下面再来看一些重要问题,第一个是食品浪费,这个比例其实是相当高的,我们可以需要利用一些合适的方法,来减少食品的浪费和损失,对全球粮食的生产产生一定积极的影响,也会有助于我们技术的进步和发展。我们如何能够实现情况的良好转变,现在有一些技术和经验可以应用到一些地区当中,让农场主、农民使用这样的一些技术来优化自己的产量。在2013年,我拜访了朝鲜,在平壤周边的农村,他们有超过125种针对不同庄稼的种植站,比如小麦、水稻种植站,如果你看到多样种类的话,就会发现他们要用到一个最低的比例就是6.2%的种植率,这样他们可以确保每英亩产生五吨的产量,但是用其他方法的产量是4.7吨的,这说明多样性的种植有助于产量的增加。如果使用这样的技术就会增加产量,在同样的土地上可能每一亩增加一吨的产量,这样就可以解决现在朝鲜粮食的缺乏问题。一百万英亩的土地就出来一百万吨,这就是非常巨大的产量。

应该使用新技术、新技巧,还有灵活的政策。我们的政策,确保一定由我们的农民去推动、去做。还要看到智能农业这个概念,这也是对我们推动农业发展非常好的基础,比如使用更好的化肥、害虫的管理,水灌溉体系,提供标准和原则,让农民去遵循这些标准和原则。这些标准和原则可以对土地负责,对渔业负责,对林业负责。我们要确保我们在农业的投资,也是可以得到很好的回报的,而且要加大在农业研究和开发的投资。

县级应该采取一些政策,但并不是国家级别的政策,必须要去适应当地的特点,采用适应当地的技术,还要考虑到可持续生产率的因素。

应该很清晰的认识到一点,就是没有哪个技术或者外部支持是可以支撑一个国家的,特别当这个国家不把食物安全和农业放在首位的时候,中国在这个方面做的很好,因为中国自从60年代开始第一政策就是保农业,可以为超过14亿人口提供食物,也就是全世界25%的人口,而中国只有10%的可耕种土地,所以这是一个奇迹。我认为这是值得所有国家尊敬的一点!

标签:会议内容